啊我终于翻完了。


如果可以的话大家真的要去看原文。


有些东西翻译过来不是那么精彩,比如Brad骂人时的妙语连珠。



授权翻译


Aftermath, USA


Author: Traveller



原文地址: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23778


翻译完整版: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348320
把车拿了想发完整版一直提示有敏感词。


算了,走AO3吧。
 

看两个神仙眷侣。

今天GK有售后了吗:

#瞎JB拼几则#

"It's actually just after you're born that life flashes before your eyes. Entire eons are lived in those first few month,when you feel inseparable from the world itself,with nothing to do but watch it passing by.

 

At first,time is only felt vicariously,as something that happens to other...


屠苏扯着陵越宽大的衣袖朝前走,陵越从后头看他。


他的发髻散乱,今晨费力束上的皇子玉冠在姆妈跖英手上小心翼翼地捧着。屠苏回过头冲他笑,额头上一块凸起红肿,想来拜见如妃时又出了什么事端。


“带美人...看吐沫!鱼!”他似乎很在兴头上,拉着陵越疾行在漫漫回廊,身后的二三宫人碎着步子跟行。

穿过那些厚朴阁台,重檐角楼,陵越觉得头顶青空骤然开阔起来。

不远出就是宫门,过了这道高砌宫墙,再过去就是都城人声鼎沸的市井,街上有耄耋垂髫,妙龄青葱,鲜活花树。

陵越反手牵了屠苏,脚步急了起来。

身后的宫人朝守门的将士亮了宫牌,陵越屠苏如一阵风般穿梭了过去。

宫门前的依仗浩荡,马声低嘶。随从...



今天没有办法平静。
今天就只想到永恒。



芜华殿装得下十个莲池,而加上芜华殿本人,却只有三人。

五殿下百里屠苏。
老姆妈跖英。
驼背的哑巴太监靼贺。

其余人等全被五殿下撵出门去了。据宫女仆从们翻着白眼说,殿下嫌他们臭。

大殿里夹道立着两排稻草扎成的武士。

五殿下母妃是武将的女儿,她虽不善舞刀弄枪,但却喜欢扎草人。她心灵手巧,枯槁的草木在她手下变得栩栩如生。有次皇帝在乐原道上的一场战,据说还是靠她扎的武士唬退了敌国众将。

她就是在乐原道被纳入后宫的,皇帝问鼎后,她被安排在了苍梧阁。

这里没有她故乡一望无际的草场和辽阔高远的苍穹,也不再有乐原道和征伐,皇帝再也没有来看过她。

她为皇帝产下了一子,在偏居一隅的苍梧阁安静的生活了十年后去世了。

临终...


陵越觉得很热。


从心口到脖子再到脸上都在灼烧,这股热伴随着钻心的痒。


有人在替他上药。药过的地方很清凉,缓解了那种难耐的热和痒。


陵越睁开眼睛,一个身形高大的人正背着手打量他,脸上的神情很平淡,一双不怒自威的眼,鬓角有很多白发。


“是你?”陵越想起来了。


那时候自己在殊文楼义愤填膺的谈当朝国舅纵马闹市时看到过的人。


那人穿着玄色的纱袍,一只龙从肩膀探了出来。...



好了,我们接下来要说一桩旧事。


故事的开端是大晏元和十二年,这一年除了王都十五岁的皇子因意外变成了傻子以外,百事顺通,无灾无难,是喜乐的一年。


百姓们看上去无疑是容易驯服的,居家安乐饱食无忧的生活让他们接受了大晏这个始于马背的异姓王朝。那些诸如非我族类的真知灼见,更适合有傲骨的士族去说。而这些士族挺直脊梁毅然南渡,大部分不是在饥寒交迫中丢送了往日荣光,就是被冷硬的河与泥掩埋了尸骨,更别提后头的追捕和血洗了。...


空棺

(上)

汀丰镇有条十里巷,说是十里,巷头走到巷尾,不过吸溜一碗馄饨的功夫。

镇上的人平日里除非有紧要事,多半是不愿意来这的。 巷尾那青石板路上,有一古树苍劲,拔地而起,枝桠蔓蔓。

树荫笼罩下是一不起眼小店,门口常堆放些木料,无招无牌,等人走近一看厅堂内摆放的那一口口棺木就明白了,这是个棺材铺。

这一日恰逢清明,却无细雨纷飞,而平日鲜少人踏足的窄巷,今日也不复死寂。只因镇上的人都涌到这儿,来祭拜那古树了。

不过这古树因何能在清明收些凡俗莫名的香火,就无从得知了。

一只鹤停在树顶,伶仃的站了一会儿便飞走了。树下忙着焚香供奉的人没注意到,王屠夫家刚及笄的女儿却注意到了,她转过身想对母亲说见到了...

1 / 4

废哏

收拾好大地山河一担装

© 废哏 | Powered by LOFTER